拉贝:舍命救25万中国人,83年后孙子因疫情求救,中国是怎么做的

浏览:4349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1日

在“南京大屠杀”期间,约翰.拉贝利用自己“纳粹”党员的身份,与日军对抗,为近25万中国人提供了庇护所,舍命救下了这些无辜的民众百姓。

电影中的:拉贝

时隔83年,在新冠疫情肆虐全世界之时,中国大使馆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求助信,在核实了写信人的身份后,中国给予了高度重视,因为写这封信的主人,便是约翰.拉贝的孙子。

那么,面对这份特殊的求助,中国是怎么做的?拉贝明明是纳粹党员,为何会选择救助难民?

约翰.拉贝

一、日本的“谎言”

在“南京大屠杀”期间,有一个德国的纳粹党员,在日军侵略中国大地时,出于人道主义,对中国难民进行了庇护,保护了南京城内的25万中国人,他便是南京安全区的主席:约翰.拉贝

1937年9月,拉贝从北方回到了南京,虽然他住在南京的国际安全区,不会有炸弹落到这里,但拉贝每天都能听到日军投落的炸弹声。

某天,拉贝来到了安全区外办事,他亲眼目睹了南京城的人间惨剧,有许多平民百姓流离失所,双目无神的流浪在街头。

拉贝捡起了地上的一张报纸,只见报纸上刊登着欧洲国家对日本违反国际法空袭南京平民的抗议,以及日本军方回复“没有伤害平民”的消息。

就在这时,几架日本飞机从天空中划过,随后几枚炸弹落下,摧毁了附近的街道和建筑物,街上的人民纷纷恐慌了起来,他们尖叫着、痛哭着。

这时,拉贝看着手中的报纸,只觉得“日军军方没有伤害平民”的几个大字非常刺眼,且讽刺至极。

9月24日这天,拉贝在自己的日记中披露了日军在南京城的暴行,以及日军“睁着眼睛说瞎话”的事实,他写道:

“面对欧美国家的谴责,日本却平静地答复他们只是炸毁军事,没有伤害南京平民,其实根本不是一回事,至今为止,绝大部分的炸弹都未命中军事目标,而是落到了平民头上。”

二、舍命救下25万中国人的“英雄”

这年的冬日,国军在“南京保卫战”中失利,12月13日,南京城彻底沦陷,日军进了南京城后,开始烧杀抢掠,简直无恶不作,并就此展开了“大屠杀”行动。

就在许多南京人民绝望之际,一则消息传遍了整个南京城,那便是在南京城的国际安全区中,有一处外国友人的住所,专门收留无处可去的中国人,这个外国友人的住所,便是拉贝的家,他将自己的家变成了难民收容所,让这个血腥寒冷的南京城有了一些温暖。

在很多人刻板的印象中,会觉得外国人居住的安全区,是不会被日军侵略的,但实际上,并不是这样的,拉贝所在的安全区也并不安全。

12月13日这天,拉贝在日记中记载了日军进入安全区后的暴行,他说,日军在进入安全区后,砸开了店铺的门窗,将店里的糕点等物洗劫一空,为了掩盖自己的暴行,日军每抢劫完一个地方后,都会用大火焚烧建筑物,拉贝几乎每天晚上,都能远远的看到南京城内冲天的火光。

12月14日,拉贝和安全会的委员,将1000多名中国士兵安置在司法部大楼,就在拉贝以为着万无一失时,大楼中出现了意外,只见日军搜捕到了大楼中,并不顾安全会委员的抗议,将四五百名中国士兵强行捆绑走,拉贝在得到这个消息时,震惊不已,他对日军的做法大为失望。

这天,拉贝在日记中记载道:

“我们听见了各种机关枪扫射的声音,估计他们是被日军枪毙了,我们被这种做法惊呆了。”

让拉贝震惊得还远不止此,12月25日,拉贝在日记中记载了日军处理难民的事情,他指明了,日本人让每一个难民都登记,并要求在十天内完成登记工作。

此外,日本还将一些身强体壮的中青年平民挑选了出来,让他们做苦工,就连一些年轻的姑娘日本也不曾放过,日军打算在南京城建一个大型的士兵妓院,这些姑娘就是为此而准备的。

拉贝深知,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是无法阻止日军暴行的,所以他协同安全会的其他外国委员,开展了收容难民救援行动,在安全区内设立了25个难民收容所,共拯救了超过25万中国人的性命。

而拉贝的宅邸便是这25个难民收容所之一,为了保护他收容所里的600余难民,拉贝利用他纳粹党员、南京国际安全区主席的身份,将德国的旗帜插在了自己居所的门前,使日军不敢过来搜捕他的屋子,成功保护了住了这里的难民。

1938年新年,在拉贝宅邸避难的老百姓,为拉贝做了一块大红绸布,只见绸布上写着“您是几十万人的活菩萨”几个大字,他们列成排站好,齐齐地朝着拉贝深鞠躬,将红绸布献给了拉贝。

拉贝也是第一次见这阵仗,他心中又是讶异又是欣喜,连忙将为首鞠躬的人扶正,并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说道:“不客气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
三、来自中国友人的“援助”

拉贝的这些做法,很快便引起了日本军方的不满,在这之后,日军军方开始多次向德国施压,于是,德国西门子总部迫于压力,将拉贝召回了德国,拉贝走的时候,依旧不放心南京城中落难的百姓,他嘱咐安全会的委员,在他走后,一定要继续保护难民的安全,不要轻易对日军妥协。

回到德国的拉贝,为了揭露日军的暴行,谴责日军的行为,特意给希特勒写了一封“南京大屠杀”报告信,但由于德日的同盟关系,这份报告没有被公开,由于拉贝常常在德国召开日军屠杀中国人的报告会,所以,他便被德国的秘密警察给盯上了,这些警察带走了他的几本日记和在中国拍摄的一些影像胶卷。

二战结束后,拉贝由于“纳粹”党员身份的特殊性,先后被苏联、英国逮捕,后来,拉贝被证实了未曾犯错,便被释放了,但拉贝还是由于之前身份的特殊性只能从事一些简单的工作,生活过的很是拮据。

中国人始终不曾忘记这个“施以援手”的外国友人,1948年,拉贝生活艰难、全家濒临饿死的消息传到了中国。

南京人民知道后,纷纷展开了募捐,并将募捐的钱赠予了拉贝,此外,时任南京市长的沈怡,在知道这个消息后,以最快的方式托人在瑞士买了4大包食品给拉贝,使拉贝的家庭成功度过了这次危机。

收到包裹的拉贝,当天给沈怡写了一封信,他在信中对沈怡表示了感谢,并写道:

“我们大人都靠干面包与汤度日,最近连面包都难以得到了,您一定想得到,获得食物包裹对我的意义何等重大!”

这封信现在被珍藏在南京市的档案馆里,见证了中国人民与拉贝友好友谊的存在。

1996年,拉贝的外孙女莱茵哈特夫人,将拉贝在中国写的日记奉献给了世人,使这段尘封了几十年的历史,重新展现在了世人的面前,拉贝在日记中详细地记载了日军“南京大屠杀”的真相,使日军和平治理南京、无屠杀百姓的官方说辞不攻自破。

四、一封特殊的求救信

距南京大屠杀83年后,新冠疫情开始肆虐全球,此时,一名德国海德堡大学医院的医生,给中国写了一封求援信。

他在求援信中写道,德国的疫情严重,为了救治自己的家人和患者,现在急需一批抗疫的药品,所需的药品是中国生产的,希望中方能够为他提供援助。

而这名向中国求助的医生,便是约翰.拉贝的孙子托马斯.拉贝。

中国驻德大使馆在收到他的来信后,给予了高度的重视,并立即与中国工信部展开了联系。

工信部在得知这个消息后,很爽快地答应了托马斯.拉贝的要求,并联系到了一家浙江的医药企业,企业的负责人听闻求助的人是托马斯.拉贝后,当机立断的表示道:“我们愿意免费赠药。”

不过多长时间,药物便被中国的专机运往了德国,与药物同到的,还有几万只口罩和上百套防护服,这些口罩和防护服,是南京的省政府献出的绵薄之力。

当时,南京省政府听闻托马斯.拉贝求助的消息后,立马筹集了物资,并主动要求送往德国,负责这项工作的负责人表示,约翰.拉贝救助了我南京几十万民众,现在他的子孙遇到了困难,我们当然要倾囊相助。

2020年4月20日,清关的手续全部结束,这批物资被运往了驻德的中国大使馆,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为了使这批物资尽快送到托马斯.拉贝的面前,并未走普通的物流渠道,因为那需要花上近三四天时间,他们选择用大使馆的车运送物资,将物资尽快送达。

21日的清晨6点,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装好物资,驾车而行,驶往距柏林700公里外的海德堡,并在当天的下午2点,顺利地将物资交到了海德堡政府和托马斯.拉贝的手中。

托马斯.拉贝感激的对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表示感谢,此刻,托马斯.拉贝的眼中含泪,激动不已。这既是跨越了83年的泉涌相报,又是跨时空的友好联动,让世人心中不禁感慨万分。

五、尾声

回顾“南京大屠杀”的那段历史,在日军攻入南京城后,许多在南京生活的外国人纷纷逃走,很少有像约翰.拉贝这样的外国人选择留下,救助中国人,他的“人道主义精神”值得我们永远感激。

后来,许多人有这样的一个疑惑,他们不清楚拉贝为何要不顾生命危险,救助难民?

拉贝曾在一个雨夜中,在日记里写下了一段特殊的文字,这段文字便是问题的答案,他写道:

“在雨中,我的难民们互相依偎挤在院子里,他们无言地注视着美丽得可怕的熊熊火焰。如果火焰蔓延到我们这里,这些最可怜的人们就没有出路了,我是他们最后的希望。”

“拉贝纪念馆”中的雕塑

后来,为了纪念约翰.拉贝,后人将拉贝在中国南京的故居,建成了“拉贝纪念馆”

在开馆的当日,拉贝先生的孙子特意来到了中国,在祖父拉贝的雕像前送了一捧鲜花,他告诉在场的人,自己的祖父一直是全家的榜样,在“二战”期间,祖父和许多国际和平人士一起行动,救助了许多中国友人,拉贝故居既是中德友谊的载体,也是见证历史真相的地方。

直到现在日本政府还对“南京大屠杀”的事情拒不承认,但无论他们承认与否,这段历史都不会从人类的记忆中消失,正如拉贝孙子说的那样,这里承载了历史的真相,是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一篇章。

注: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,未曾标注的图片非历史人物,图片均来源于网络

主营产品:塑料桶/罐,其他塑料制品,采暖部件,划船,船舶,储运罐、贮罐,搅拌容器,塑料箱,环卫垃圾桶/垃圾箱,其他畜牧养殖机械,认证服务,供水设备